國科會國家型科技計畫─臺灣大學數位典藏創新應用前鋒計畫(EPEE)
1930年代臺灣平埔族群影音資料整合應用與推廣放映計畫

凱達格蘭社會文化


文化特性與祭儀

北部沿海和台北地區的原住民聚落,由於受到外來衝擊和國家勢力強大的影響,其社會組成、語言文化和祭儀傳統已經快速變遷,在19世紀末開始進行民族學調查和紀錄之前,大多已經流失。因為如此,對於凱達格蘭的社會文化特性,並沒有留下太多記錄,現今已經無法全面追溯瞭解。

目前我們只能夠從17世紀以來,不同時期的斷簡殘篇文字紀錄,推測一些約略的輪廓。其中1616年張燮《東西洋考》〈東洋列國考〉 中對於基隆和淡水的紀錄,可能是較早的中文材料。17世紀20年代以後,西班牙與荷蘭人的紀錄,也提供一些西洋人的互動觀點。清朝統治臺灣之後的一些方志記錄,如郁永河的《裨海紀遊》中、黃叔璥的《臺海使槎錄》、陳培桂的《淡水廳志》等,對於台北和淡水一帶的原住民生活型態都有片段的記錄。此外,1895年日本統治臺灣之後,伊能嘉矩展開臺灣原住民調查時,也首次針對台北地區平埔社會進行大規模調查,他在1896至97年間實地到達凱達格蘭的聚落的包括 :北投社、毛少翁社、里族社、搭搭攸社、錫口社、蜂仔峙社、八里坌社、圭泵社、大直社、武 灣社、雷朗社、大雞籠社、三貂社、圭北屯社(大屯社)、小雞籠社、擺接社、秀朗社、和挖仔社(秀朗舊社)等地;並且針對現代化夾縫中凱達格蘭人留存的一些文化特性進行採集。從以上的片段資料,我們可以約略爬梳和推想不同時期凱達格蘭人的社會生活和文化特性。

社會制度──

1616年張燮《東西洋考》:「無君長、徭賦。以子女眾者為雄,聽其號令。”“無曆日、文字。有大事,隻而議之;位置如橫階陛,長者居上,以次遞下,無位者乃列兩旁。至宴會,置壘團坐,酌以竹筒;時起跳舞,口烏烏若歌曲。」

1642至43年荷蘭東印度公司Pedel的日記和報告:里族社的首長Penap是統治12個村社的要人,居民與首長講話的態度,視如神人一般。這12個村社,確切名稱不詳,但至少應該包括峰仔峙、搭搭攸、錫口等社。康德培(2003)綜合研究西班牙與荷蘭時期資料,認為十七世紀臺灣北部基隆河與淡水地區原住民社群劃分為不同勢力範圍,例如:基隆河流域松山和內湖地區,以里族社(Lichoco)為首;基隆河流域大稻埕和關渡地區,以毛少翁社(Moronos)為主;淡水地區,以圭柔社(Senaer)為主。

1697年郁永河《裨海紀遊》 :「淡水各社土官,有正副頭目之以分」

祭典──

1722年清代第一位巡台御使,黃叔璥所著的《臺海使槎錄》<番俗六考> 中,記載了當時淡水(澹水)各社的祭歌,並附有歌詞的意譯:「虔請祖公,虔請祖母,爾來請爾酒,爾來請爾飯共菜。庇佑年年好禾稼,自東至西好收成,捕鹿亦速擒獲。」。從歌詞可知,淡水地區原住民具有祖靈崇拜的信仰,並且舉行收穫祭。

19世紀末期伊能嘉矩的調查也記載,凱達格蘭族舉行冬、夏兩季儀式,祭儀時間分別在農曆一月二、七、十七或二十日,以及六月十八,八月一日或十日,共有兩期會飲祭祖儀式。當時,三貂社還保有六祖的名稱:Wanlun,maobarre,tesin,Kumrao,nizi,meilin。稱呼六祖時,前面都加上「bakki」一詞。「bakki」是「祖先」的意思。祭典舉行主要依循農業週期,播種與結穗收穫時,是祈求、感謝和慶祝之時。

婚嫁──

1616年張燮《東西洋考》:「男子惟女所悅,娶則視女可室者,遺以瑪瑙一雙;女不受則他往,受則夜抵其家,彈口琴挑之。口琴薄鐵所製,齧而鼓之,錚錚有聲。女延之宿,未明便去,不謁女父母。自是宵來晨去,必以星。迨產子,始往婿家迎婿,婿始見女父母。或云既為留婿,則投以一箒、一鋤,傭作女家,有子然後歸。妊婦產門外,手柱兩杖,跽地而娩,遂浴子於清流焉。」

1722年黃叔璥《臺海使槎錄》<番俗六考>:「既娶曰『麻民』。未娶曰『安轆』。自幼倩媒以珠粒而定;及長而娶,間有贅於婦家者。屆期約諸親宰割牛豕,以黍為粿,狀如嬰兒,取叶兆熊羆之意。夫婦相聚,白首不易。婦與人私,則將姦夫父母房屋拆毀,倍罰珠粒分社番,以示家教不嚴。未嫁娶者不禁。」

喪禮──

1616年張燮《東西洋考》:「人死以荊榛燒坎,刳尸(火其)之,環匍而哭。既乾,將歸以藏:有祭,則下所烘。居數世一易地,乃悉污其宮而埋於土。他夷人無此葬法也。」

1722年黃叔璥《臺海使槎錄》<番俗六考>:「番亡,用枋為棺,瘞於厝邊,以常時什物懸墓前。三日外,闔家澡身除服;又與別社期年、三月、十日者不同。」

食物──

1616年張燮《東西洋考》:「其人精用鏢,竹棅鐵鏃,長五尺九咫,銛甚,攜以自隨;試鹿鹿斃,試虎虎斃。居常,禁不得私捕鹿。冬,鹿群出,則約百許人即之;鏢發命中,所獲連山,社社無不飽鹿者。聚其餘肉,離而臘之。篤嗜鹿腸,剖其腸中新咽草旨噉之,名『百草膏』。畜雞任自生長,拔其尾飾旗;射雉亦拔其尾。見華人食雞、雉,輙嘔。」

1722年黃叔璥《臺海使槎錄》<番俗六考>:「番多不事耕作,米粟甚少,日三飱俱薯芋;餘則捕魚蝦鹿麂。採紫菜、通草、水藤交易為日用,且輸餉。亦用黍米嚼碎為酒,如他社。志謂:澹水各社不藝圃,無葱韭生菜之屬。雞最繁,客至殺以代蔬。俗尚冬瓜,官長至,抱瓜以獻,佐以粉餈;雞則以犒從者。鳥獸之肉傅諸火,帶血而食。麋鹿,刺其喉,吮生血至盡,乃剝割;腹草將化者綠如苔,置鹽少許,即食之。」

衣飾與生活用具──

1616年張燮《東西洋考》:「足(足闒)皮厚數分,履棘刺如平地,不讓奔馬;終日不息,縱之度可數百里。男女皆髻於腦後,裸逐無所避;女或結草裙蔽體。……見至華人,則取平日所得華人衣衣之。長者為裹衣,而短者蒙其外;凡十餘襲,如襜帷,颺之以示豪侈。別去,仍掛於壁,裸逐如初。男子穿耳,女子斷齒(女年十五,斷唇兩旁二齒),以此為飾,手足則刺紋為華美,眾社畢賀,費亦不貲;貧者不任受賀,則不敢更言刺紋。」

1697年郁永河《裨海紀遊》:「厝內所用,木扣、螺碗之類。」,「男女夏則裸體,惟私處圍三尺布;冬寒以毛毯為單衣,毯漬樹皮雞犬毛為之。」

1722年黃叔璥在《台海使槎錄》<番俗六考>中對北部平埔族的衣飾文化有較明確的記載;他歸類的「北路諸羅番十」,包括南嵌四社、淡水各社、蛤仔難和多囉滿各社,大致就是學術界現今界定的北部平埔族─凱達格蘭和噶瑪蘭的範圍。他提到北路原住民的『衣飾』特徵為:「番婦頭無妝飾,烏布五尺蒙頭曰『老鍋』。項上掛瑪瑙珠、螺錢、草珠,曰『真仔贊』。耳鑽八、九孔,戴漢人耳環。每至力田之候,男女更新衣曰『換年』;會眾飲酒,以示更新」;「平日所佩,鏢刀、弓箭之屬」。可見北部平埔族的婦女平日戴頭巾,愛好瑪瑙珠、貝飾和植物珠項鍊,使用各色珠子和瑪瑙裝飾。

19世紀末期伊能嘉矩在淡北和噶瑪蘭各社調查與採集,見到的一些舊有服飾裝飾如下:(1)女子髮式:北投社把頭髮從前額分梳,在腦後束成兩咎挽在頭上,黑布巾包纏起來。(2)瑪瑙珠和玻璃珠串胸飾、頸飾、頭飾、與耳飾:北投社以管珠形的瑪瑙或玻璃珠類串成胸飾串珠;耳朵上穿八、九個洞,上面飾以漢人常用的小耳環,手腕上戴串珠。三貂社戴管狀的瑪瑙珠當頸飾,也戴用串珠綴成的頭飾與耳飾。(3)衣服樣式:毛少翁社的衣服上衣與身高等長筒袖,合衽,用帶子束於腰際。女子使用寬布纏腰為裙。搭搭悠、峰仔寺、里族:穿長及膝蓋的筒袖衣裳,男子用一條布帶綁結於正面,女子則用一條寬布,在腰際圍腰布。三貂社,穿開襟有袖的衣服,上面披上「方布衣」;有的衣裙上掛很多小鈴鐺或小珠子。(4)北投社或里族社相關服飾詞彙:手環Karuse、腰帶Kwasesewu、腰裙Viteta、珠子Nanpie或Kanekun、個別管珠Kanekun,連綴串珠Raonoonoo。就服飾形式與裝飾概念而言,淡北附近的凱達格蘭人與宜蘭平原的噶瑪蘭人差異似乎並不太大 。

住所──

1616年張燮《東西洋考》:「其地多竹,大至數拱,長十丈;代竹搆屋,而茨以茅,廣長數雉。聚族以居。」

1722年黃叔璥《台海使槎錄》<番俗六考>記載凱達格蘭人的二種建築:「澹水地潮濕,番人作室,結草構成,為梯以入,鋪木板於地;亦用木板為屋,如覆舟,極狹隘,不似近府縣各社寬廣。前後門戶式相類。」

水上交通工具──

稱為「蟒甲」、「莽葛」或「艋舺」的獨木舟,是北部平埔族人經常使用的水上工具。十七世紀末期郁永河的『裨海紀遊』提到,從八里分社過河到淡水社時:「視沙間一舟,獨木鏤成,可容兩人對坐,各操一楫以渡;名曰莽葛,蓋番州也」。1871年陳培桂的也提到:「蟒甲者,獨木挖空,兩邊翼以木板,用藤縛之,無油灰可艌,水易流入,番以杓不時挹之,一日至山朝次日至大雞籠,又一日至金包裏(「番語六考」)。」

過去北部平埔族人普遍使用的另一種水上工具,應該是竹筏,漢人稱之為舢舨。除了用於渡河之外,竹筏可作為近海或溪流捕魚之用;國分直一調查提到:「竹筏分為海洋用和河川用,海洋用又分為若干種類,我們先討論海洋用竹筏,竹才是苦竹(即刺竹)….河川用竹筏,使用比苦竹略細的普通竹子」(國分直一著、邱孟蕾譯1992:218-228)。根據馬偕採集的資料,北部原住民的排筏稱為『katamaran』,筏面以十一根管平行綁結成,二端略向上翹;船身內橫向撐桿有六支;船中央立一支直豎的桅桿,桿上掛一張斜紋編蓆船帆。Bax和Fischer也紀錄北部『katamaran』的型態,有時排筏中央還設置有一個圓桶供人乘坐(Bax1875:35;Fischer1900:176;胡家瑜1998)。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資料來源參考:遠野市立博物館1995;森口雄稔;楊南郡1996;胡家瑜1998。
2.明朝初年,萬曆年代的舉人張燮把與雞籠、淡水原住民接觸的經驗寫成《東西洋記》中「東洋列國考」的一部份。
3.清朝巡臺御史黃叔璥所著之《臺海使槎錄》中第五至七卷,書始於1722年6月。
4.清朝官員郁永河於1697年著,將當時台灣一些平埔族與其他原住民的風俗民情做了詳細的描繪。